爱书、读书、写书、劝读书――一条“书虫“一生的使命
摘要
爱书、读书、写书、劝读书――一条“书虫“一生的使命
关键词:爱书、读书、写书、劝读书――一条“书虫“一生的使命
目录

爱书、读书、写书、劝读书――一条“书虫“一生的使命”

书、烟、酒、恋人这四个”圣洁之物”,在我生命成长最重要的阶段,都曾那么深刻地影响着我。而所谓的深刻影响,一定是将此融入血脉,成为生活方式的那种。至今,读书已是我第一生活方式,全部的生活都以书为轴心,缓慢而悠闲地展开。

现在回忆起来,爱上书、烟、酒、恋人都是源自于少年转向青年时候的特有的“叛逆”性。

先是爱书,那时候才读小学。因为学习成绩不好,老是闯祸,贪玩,父母管教得格外严厉些。偏偏我迷上了《封神演义》,那个古老而神奇的世界令人着迷。可是,一个连“书”也读不好的小孩是没有资格读书的。所以,我不得不选择偷偷的读,公用厕所是一个秘密领地,多少次因为“蹲”的时间太久,而被邻居们敲开了门,在稀里哗拉的抽水马桶夸张的冲水声中,我完成了“藏书”的动作。就这样,读书这件“神圣”的事便伴随着抽水马桶和急切的敲门声,读书的“快感”由此加剧。

爱上烟和酒,是高中的时候,也是偷偷地来。因为家长和老师绝不允许,使吸烟、喝酒平添了不少偷来的快乐,以至于我至今都难改吸烟、喝酒时那种猴急的贱样子,虽自己意味到姿态不够优雅的严重问题,可真要改起来却是不易。

在谈恋爱的季节里,我谈恋爱了。可是,四处一片反对声,大家都认为读“书”比谈恋爱重要,可偏偏我认为“爱情”价更高,于是面对重重管制,我们将恋爱转入地下,与世俗的成年人斗智斗勇,其乐无穷。

有时候还真得感谢那么多的阻碍和禁锢,使我对书、对酒、对烟和对人的爱更为执着,也因为爱得执着,受其影响也就越深刻,以至于现在一旦失去了,则勿宁死。

人们对一个事物的爱好,总是先出于好奇,对一个少年人来说,凡伴随刺激体验的活动,总是那么的富有吸引力。我不怀疑,在成年人密密麻麻的管制的天罗地网之狭小的缝隙中,孩子们会迷上游戏、网络、烟、酒或情爱,管制愈紧则迷之愈深。可是,我担忧,他们会不会爱书。爱书是一回事,读书则是另一回事。就象爱上吸烟,可未必善于品烟;爱喝酒,却未必尝出什么好味道;爱女性,可未必能欣赏女性之纯美。爱书者可能家藏万卷书,虽然自己可以目不识丁;不少吸烟人不能辨别烟草的优劣,过把瘾而已;一些成天喝酒的人也仅为买醉而已;而一些所谓“爱情”宣言也许只是好色的代名词。同样的,对书,仅有爱是不够的。

首先得有时间捧着书。好多老师说,工作那么忙,哪有时间读书,我的想法是,爱是一种行动,没有读书行动,而是什么真爱书?你年青时候谈恋爱,会说自己没有时间和女朋友约会吗?想来不会。确实,现代人比以前的人忙碌得多,工作和生活的压力都不轻。那么,从哪里获得额外的读书时间呢?我的经验是给自己做减法,减去一些意义不如读书那么重大的活动,对这些活动要敢于说不。客观地说,在我们周围诱惑实在不少,各种各样的诱人的愉悦感官的活动都拼命从读书人队伍中拉人,拉走那些对书并不虔诚的人,拉走那些定力不足、耐不住寂寞的人。有好多次,在我差点将书丢在一边时,我脑子里总会猛然迸出一句不知道谁说过的名言:“一个人的阅读史,就是一个人的生命史。”我受着这句话的激励,终于没有放弃。车上、飞机上、饭前餐桌上、床头上,只要想读书,总有时间读。而每天临睡前,我的反省的主题便是“今天我读书了没有”,多少个夜晚,疲惫不堪,虽然根本捧不住书了,却抱也要抱着睡,那样踏实。

对现代人来说,要想亲近书,常常与书为伍,还得克服心理上的障碍,我们生活的环境太喧嚣了,很容易沾染上浮躁之气。很多人都会觉得读文字不如读图、看电视那么轻松。现在什么都是快餐式的,人们紧紧忙忙的总象赶趟儿似的,心里慌慌的似乎老是被人追赶着往前冲,不仅那些大部头的书读不了,就是读些杂志上的小品文,假如不具视觉冲力也还是没有好耐性。文字这玩艺儿很有意思,非得悠闲下来细细品味,方可了解浅白的文字背后作者的深意,越是好书,其素淡的文字深处的含义越是浓郁。阅读的快乐很大程度上来之于读者的二度创作,当读者静下心来,与作者进行深度“汇谈”,这样的阅读才是有真正吸引力的。

我始终认为读什么书并不重要,“开卷有益”。不应设置什么读书“禁区”,只要开读,渐渐地就不会满足于一般的阅读,书一定是会越读越高深,越读越有品味的,人们怎么会仅仅满足于一杯白开水呢?口味总会越来越浓的。

凭兴趣读书是很有好处的。有时,人们读书仅仅是为了完成任务或为了功利性目的,任务驱动或功利目的驱动,往往窒息了读书天然的乐趣,一些人对读书缺乏好感,与他们阅读经历中总是习惯于被强制有关,所以,读书是只可以被劝而不可以被强迫的。每年我们都会看到或听到高考完了之后,学生们扔了或撕了教科书和复习材料的“盛况”,其实我们一点儿也不必感到惊讶,书一旦成为人们谋生的工具,那么人们只会恨书,而不会敬书爱书。

在我家里近五千册藏书中,真正与我从事的专业相关的书只占十分之一都不到,历史、艺术、文学、哲学、经济学等等,什么都可以读,凭着兴致来,每天晚上,东翻翻西看看,待到兴致已尽,上床安稳地睡去。

我每年自费订了九种期刊杂志,随便翻翻而已。书橱里的书几乎没有一本好好读完的,书桌旁的地板上

合作编辑者:侯晓燕
注:如果您认为本课题还需进一步完善,欢迎您也来参与。您可以通过顶部的编辑课题按钮来开始编辑,如果您无法看到编辑课题按钮,说明您不具有编辑此课题的权限,此时建议您给课题创建者发私信
全部评论 (0-0条/共0条) 只看精华
课题信息
辛勤贡献榜
相关课题推荐
喜欢此课题的人还喜欢
    暂无信息
@世界大学城-版权所有